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来源:互联网 作者:互联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4
摘要:现在我每次出门坐飞机,都会先写好遗书,把我手上所有的论坛管理账号、服务器账号都抄送给几个最好的朋友,

王宜春,35岁,上海人,最近刚换了一份工作。周末要上专升本的课,法律专业。单身,去年闪婚,又闪离。

最早接触奥特曼是在26年前:看到了上海东方电视台播出的《宇宙英雄·奥特曼》。做“奥特曼中国联盟”(以下简称奥盟)这个论坛的站长11年,目前没有放弃的打算。

和他见面的时候,他穿了一件高仿《复仇者联盟4》里面“量子战服”的外套,做工不太好,他有点后悔买。黑色背包上挂了好几个奥特曼的胸章。坐定之后,他拿出钱包想要找一张名片给我,钱包也是奥特曼的周边,用了五年,已经破破烂烂。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特摄是特殊摄影的简称,是一种发源自日本的拍摄手法和影片类型,比较知名的作品有《奥特曼》《假面骑士》《哥斯拉》等,这种拍摄手法会使用微缩模型加光学摄影合成以及特殊效果等现场特殊技术来制作出现实中本不存在的或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举个简单例子,奥特曼之所以看着特别大,其实是因为周遭的建筑“特别小”。

在国内,特摄类作品非常少见,也鲜有佳作,特摄爱好者就更少,尤其在电脑CG特效技术突飞猛进的现在,像特摄电影这种耗费大量人力资金制作道具的做法显得笨拙且落后,“但我们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人的智慧啊。”王宜春说。

“最近新出的剧场版,全是CG制作,没有皮套。很多人都在讨论这还是不是特摄,我觉得CG在这个时代肯定是不可逆的,但用到什么地方,是要有度的。如果奥特曼连人都换掉了,就丧失本质了。”

以下内容整理自王宜春的自述:

要问我为什么喜欢奥特曼,除了觉得奥特曼的皮套很帅,更多可能是因为在它的故事里我能找到共鸣,我就是一个不到最后绝不放弃,喜欢坚持的人。

奥盟我是准备负责到底的,现在我每次出门坐飞机,都会先写好遗书,把我手上所有的论坛管理账号、服务器账号都抄送给几个最好的朋友,设置定时发送,如果活着回来了再取消。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我算是上网特别早的人,1997年左右家里就买电脑了。能上网之后我就在网上查关于奥特曼的信息,最开始还只能找到一些英文网站,我还记得有个叫做“Absolutely Ultraman”的网站,2003年之前的奥特曼信息全都有,听说是奥特曼制作公司园谷的员工做的。还有一个新加坡的论坛,我的朋友偶尔还会在那边投稿。

当时根本看不了视频,一个片子大小只有1、2M,还要下一个多小时。用Realplayer播放器放出来就一小块,什么都看不清。所以那时候主要看片的方式还是盗版碟,一直到高中我都在淘,OVA、剧场版都能买到。

奥盟当时有个字幕组,会翻译一些作品发到网上,视频里会放上论坛的地址,我就是这么找到奥盟的。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在论坛里其实我不是那种特别活跃参与讨论的类型,连个版主都不是,自己的自我介绍上也写着“就是个小白”。平常只是会分享一些信息,比如周边哪里买啊,哪里有活动啊之类的。

因为我接触互联网比较早,对互联网的认识就是要分享,把你知道的分享给别人,别人才愿意也这样付出,人人都想着自己的话就没法玩了。

但现在互联网的主流思想变成了浮躁,很多东西很快出现,又很快没了,我不太喜欢,我喜欢慢一点,考虑清楚再去做事。

2008年的时候,站内出了点问题被封了,管理员们也因为生活学习压力没有继续做下去。我当时正好有一个自己的网站,就跟站长说要不把所有的资料迁到我这边来,不然大家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东西就这么没了,太可惜了。

前阵子还有另一个特摄论坛,先是转型开了淘宝店,今年突然就宣布要关了。我找了好久这个人,想接手这个论坛,毕竟论坛不是一个人的,而是由几千几万人共同创造的,这些都是历史记录,我不想让这些史料说没就没,你看巴黎圣母院,多可惜。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接手奥盟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跟官方合作,一起发了联合声明,开始筹备一些相关活动。

最开始我组织了两次线下聚会,第一次的时候没地方可去,二十几个人就在宾馆开了个房,一起打打游戏,带来自己的奥特曼玩具互相拍拍照,聊聊天,最后再聚个餐。

我们当时还是学生,没去过宾馆,从电视上看,觉得宾馆房间应该挺大的,就只开了一间,结果发现根本装不下我们这些人,就在对面又开了一间,房费是一个已经工作的成员出的。

第二次我们去了一家女仆咖啡店,叫做美萌女仆咖啡,现在已经关门了。2009年8月23日,我筹办了第一届“奥特曼主题日”,从日本请了官方的皮套过来表演,是中国第一次。当时心里很没底,担心给了钱最后没有来。直到演员的飞机落到上海,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奥特曼主题日海报(图片由本人提供)

我在浦东找到一个有很多柜子的场地,这样可以放下大家的玩具。每天下班,我就骑着电瓶车挨家挨户地收玩具,收了一大箱子,活动前一天一起带到了活动场地。

活动当天,很多观众看到日本来的演员都激动地哭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整个活动全程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只感觉到累。直到活动结束一两周,我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厉害的事。

35岁上海男人,掌管「奥特曼中国联盟」11年

奥盟线下聚会(图片由本人提供)

在日本的活动里见到演员很容易,但想要到签名和合影并不容易,我们的活动每个人都能拿到签名和合影,非常良心了。这几年我看到其他人做类似的活动,心里其实是有点小骄傲的,因为我在十年前就已经做过比他们更好的活动了。

我也想过全职做这件事,原来做过一个企划书,大概算了一下发现,如果想要把整个项目启动,需要13到21个人,五年最少需要一千万,我根本没这个钱,只好作罢。

责任编辑:互联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湖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合作QQ:湖北新闻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