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对话三位科技大牛:硅谷的现实与技术的代价

来源:互联网 作者:互联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5
摘要:编者按:硅谷是全世界的创新圣地。但最近随着Facebook频频遭到抵制、Theranos丑闻爆发、种

编者按:硅谷是全世界的创新圣地。但最近随着Facebook频频遭到抵制、Theranos丑闻爆发、种族和性别不平等问题逐渐发酵,公众对这个创新中心的关注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技术上,大家开始把部分焦点转移到技术对公众福利、社区、商业以及文化的影响上。为此连续创业者、投资人VIKAS SHAH MBE对《连线》主编Nicholas Thompson、Recode创始人Kara Swisher以及《硅谷阴影下的旧金山》的作者Cary Mcclelland进行了采访,以便更好地了解硅谷的新现实。

对话三位科技大牛:硅谷的现实与技术的代价


作为一名投资者,我到世界各地出席了很多场的技术和创新会议,所到之处,我听到那些领袖讲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想要建立自己的硅谷……”

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个常识。旧金山湾区(俗称硅谷)的GDP达8400亿美元,换句话说——如果这个地区是个国家的话,将会是全球第十八大经济体,比荷兰、沙特、瑞士都要大,只是稍微比土耳其、印尼小一点。也许正是因为盯上了这个巨大的好处,所以才会有那多的领导把民间投资和激励措施均往技术公司的发展倾斜。

快速的技术变革,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变革,已经给我们的文明带来了巨大好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们也必须留意和意识到这种增长不是没有代价的——我们的福祉、民主进程、社区、商业和文化都会受到影响。

为了更好地了解硅谷的现实,我跟三位世界顶级专家进行了对话,他们分别是Recode联合创始人兼《纽约时报》专栏作家Kara Swisher,《连线》主编Nicholas Thompson,以及一流作家、制片人、《Silicon City: San Francisco in the Long Shadow of the Valley(硅谷阴影下的旧金山)》作者 Cary Mcclelland。

Q:关于硅谷的创始人,最大的迷思是什么?

[Kara Swisher]:大家以为这些创始人都是天才,不会犯错,以为他们能解决一切或者对一切都有答案……但其实并非如此。

这属于个人崇拜;但这并不鲜见。无论是贝索斯,Google的那些家伙还是扎克伯格,这些创始人和企业创造者自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关注,这是任何老的高管都可能没有过的。

[Nicholas Thompson]在硅谷大家感觉有那么30个人的能力大概是大多数人的10倍强,这就好比是人才的幂次定律。如果一位创始人取得了真正的成功,大家会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的才华,因为他们是人才里面的极端。因此,创始人可以有极大的回旋余地,资金涌向他们,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好事。赢得创始人彩票的人有能力做出决策和创新,但也会造成偏见,导致某些情况下创始人在公司的权力过大,比方说马斯克就是突出例子。然而,就马斯克而言,他干了没人干过或者认为有可能的事情,他用卓越的才华瓦解了汽车业……他造出了能飞上太空然后以警告精度返回地面的火箭——这是一项此前没人认为可以解决的挑战。此前投资者一直都给予马斯克充分的资金和自由。但现在呢?已经没人可以制止他了。

Q:硅谷的现实生活是什么样的?

[Nicholas Thompson]大家以为呆在硅谷公司里面就像是在橘子树下生活一样,大家都有果子吃,人人能善待彼此——但真相并非如此……这里也有冷酷,竞争……人性就是这样。在像Tesla这样的故事里,情况会极其混乱。

大概在2016年以前,如果你是在硅谷公司工作的话一定会得到同龄人和家人的无限景仰;你回家过感恩节的时候说你在Facebook、Google或者Tesla工作的话那简直就是荣誉勋章。自从2016年以来,这些公司的角色开始受到质疑——大家担心它们已经破坏了英美的民主!突然之间,在这些诶公司的社会效益下降了——那里不再被认为是神奇的工作地点,当然也会改变在那里的工作感受。

[Cary McClelland]:初创企业是湾区无所不在的活力源泉已成为历史。这里现在已经是巨头的天下。

在这些公司工作不再让你感觉到自己属于创新引擎的一部分了,相反,你会觉得自己是动作迟缓不断蚕食小公司的企业的一份子……实际上,大公司对很多小初创企业的收购更多是为了人才而不是IP。

神话告诉我们你来到硅谷然后开辟自己的道路,但现实是年轻人来到这里基本上是被使唤去做些大企业内部的微创新项目。如果你是虚拟现实工程师,你之前可能是在Google开始做这件事的,然后再到Facebook去做项目,接着可能再去另一家公司……你可能甚至还可以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但这是很罕见的情况。如果你不知道未来几年你会在哪里工作的话,你的归属感就不够强,会有不安定的感觉。

不过除了员工的体验以外,看看这一改变给这些公司以外的社会结构造成什么后果也很重要。这对于那些不搞技术的社区居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在这些公司内部干活的服务人员来说呢?对于一度属于多样化经济一部分的郊区和中产工作呢?哪些生活在泡沫之内的人往往能拿到房租补贴,得到私人医保,有清洁、餐饮之类的现场服务,以及大量的其他福利——但对于生活在泡沫之外的所有人来说,生活就要困难得多。

资本涌向旧金山和湾区,但除了头部少数人以外,这里的发展并不平衡。如果你在其中一家公司的话,你可能可以在湾区过上稳定的生活,但如果不在呢?你就得做出重大取舍,因为生活标准和房租跟收入会倒挂得非常厉害。而且这里的基础设施(不仅是道路、铁路,也包括学校)已经严重滞后于高速增长。

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由于公立学校破烂,为了让孩子上私立学校,哪怕是拿着企业工资的父母生活都有困难或者要做出巨大的牺牲,事情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Q:社交媒体如何改变了创始人与受众的关系?

[Kara Swisher]:马斯克的健谈不同寻常,但是特朗普、贝索斯或者很多其他人也都在略过媒体,利用社交媒体直接跟粉丝交流。

这方面乔布斯多少算是先驱,他总是操纵媒体,得到自己想要的注意力,这些都是通过活动等手段——直接跟受众互动实现的。

创始人往往会越过媒体直接跟受众接触,只是今天我们接触受众的工具更多了。乔布斯许多年前做过的事情跟马斯克今天所做并没有什么不同。

Q:技术创业者是不是给予了道德伦理足够的考虑?

[Kara Swisher]:这些需要更多地考虑自己所做的事情的伦理影响,这一点很重要。许多创始人都没有人文伦理方面的背景知识,但是他们创造的东西又往往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而这些人的能力往往不足以应对这些。

硅谷的人往往会更乐观一些;我想这反过来意味着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发明的潜在影响。我总是开玩笑说技术创始人应该想象一下自己的产品如果放到《黑镜》里面拍的话会拍成什么样……

Q:对创始人的个人崇拜在技术设计伦理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责任编辑:互联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湖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合作QQ:湖北新闻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