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军事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来源:互联网 作者:互联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30
摘要:A战斗群在维利耶尔-福萨尔的行动 在我们安顿下来之前,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参加了一堂简报,以让我们知悉几种德军可能利用树篱对付我们的方法。比如,德军很可能预先沿着几块田地的边界布置电话线,这样,当他们一旦失守某块田地,就能立即电话呼叫迫击炮洗

A战斗群在维利耶尔-福萨尔的行动

在我们安顿下来之前,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参加了一堂简报,以让我们知悉几种德军可能利用树篱对付我们的方法。比如,德军很可能预先沿着几块田地的边界布置电话线,这样,当他们一旦失守某块田地,就能立即电话呼叫迫击炮洗-地。这种瞬间召唤炮火洗-地的战术对我们刚刚占领田地,立足未稳的步兵和坦克来说是很要命的。在法国艾雷勒东南,维尔河畔(Vire River)的小镇维利耶尔-福萨尔(villiers-fossard,49°09′N 1°03′W),德军在这里突入了第29师的战线,深达2700米。为此,上级见A战斗群(CCA)比B战斗群早到了10天,就给他们下达了占领维利耶尔-福萨尔、并消灭突入的德军的命令。历经了三年的训练之后,我师终于要在战场上见真章了。

战斗群(combatcommand)由三支独立的特遣队(task force)构成,每支特遣队包括一个坦克营,以及配属的步兵与炮兵。战斗在6月29日晨打响,两支特遣队齐头并进,另一支作为预备队。坦克排成纵队在公路两侧前进,每列纵队最前面都是一辆负责开路的推土机。战斗刚开始时很顺利,但不久就陷入了德军整整一个加强步兵营的轻重机枪、迫击炮以及反坦克炮的交叉火力中。两辆推土机先后被击毁,部队接下来只好依靠炸药来突破树篱。

这是我们第一次遭遇由树篱与近程的德国“铁拳”编织而成的死亡陷阱。铁拳是一种非常适合树篱间战斗的单兵近程反坦克武器,无需任何特殊训练即可使用。在损失了二十余辆坦克之后,我们只好在树篱下安置炸药,炸出巨大的缺口,这样我们的坦克才得以通过。但这种办法毫无疑问也是在向德国人表明接下来我们的坦克要到哪儿去,德国人于是就集中了他们的火力,在这些地方对我们迎头痛击。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在经过两天的血战之后,A战斗群终于完成了预定目标,然后后撤休整。总计损失了31辆坦克,12辆其他车辆,以及151人——对于这种类型的任务来说,可谓是损失惨重了——但是这个战斗群从其中学到的经验却会在后续的战斗中拯救许许多多的生命,以及装备。

在这次行动的总结报告中,师长勒罗伊·沃森少将(LeRoy Watson)提到了他的担忧,不仅仅在于行动本身的惨痛损失,同时还有那些滞留在战场上的战损坦克。尽管第32装甲团的修理技师们拥有T2装甲抢修车,但由于有一些战损坦克位于德军那边,或者处在两军阵地当中,而且已经彻底焚毁,不再值得耗费努力或者生命去尝试修复。约瑟夫·卡赫上校(Joseph Cowhey)看到了一个提升军械修理营声望的机会,于是告诉将军如果装甲团不愿意用T2抢修车把坦克拖出来,那我们修理营就来干这活儿。

【译者注:M31装甲抢修车,也叫T2抢修车,是基于M3坦克底盘,换装假炮塔和假75mm火炮的牵引车,安装有一座27吨牵引力的绞盘。】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作为一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卡赫是带着极高的觉悟前往军械部门赴任的。要知道,当他和他的同学们都还是低阶军官时,在步兵和炮兵任职的人比他的提升速度快得多。他意识到,修复这些坦克是一个展示战勤军械部门能力的大好时机。

但由于修理营手头没有T2修理车,卡赫选择使用M25坦克运输车——一辆巨大、重载、6X6驱动的牵引车——来干这活儿。基本上也就只能是它了。上校带着他的一小队人马沿着伊西尼-维利耶尔-福萨尔的公路前进:M25打头,后面是坐着上校、另一名军官、以及司机的吉普车,最后是一辆四分之三吨的武器运载车,里面装着一个坦克修理班。

【译者注:M25坦克运输车,包含M26型装甲坦克牵引车和承载40吨的M15拖车,1944~1945年间在欧洲战场广泛使用。】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树篱与铁拳陷阱有多可怕?美国坦克兵回忆诺曼底

除非正打的热火朝天,否则前线往往是很平静的,这一天同样如此。这支小车队靠近了最前沿的步兵哨位,M25那250匹马力发动机的噪音引起了一阵骚动。车队停在步兵设置的路障前,打算进一步推进。

这时,一名满面胡渣的步兵端着他的汤姆逊冲锋枪从树篱后面出现。“谁他妈让你把这台怪物带过来的?”他怒斥道。

“你他妈的是谁?”年轻的步兵紧张的喊道,拉动了汤姆逊的枪栓。他的头盔伪装网并没有遮掩住他的军衔:他是一名上尉。很明显他非常紧张,他的部队刚被重型迫击炮的火力狠狠敲打过,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哪个傻-X带着又大又吵的运输车跑过来想要把那些已经烧毁、没有回收价值的铁王八带回去,从而给他的人带来再次挨炮的危险,都毫无疑问的会把他彻底惹火。

上尉不为所动,用他的汤姆逊冲锋枪直指上校。“我给你15秒钟,把你的那堆大垃圾开走。要不然,我就把你的脑浆打出来。”

上校从未被下级军官以如此无礼的方式顶撞过,他转过头,让中尉把车队开回去。在回到伊西尼的路上,卡赫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太儿戏了,那名上尉冒着上军事法庭的危险,让他自己免于承受阵亡的风险,想到这里,卡赫觉得有点愧疚了,于是再也不提这件事情。有些人认为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更多的修理营军官与士兵幸存下来。

原著:贝尔顿·Y·库伯

责任编辑:互联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湖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合作QQ:湖北新闻网

电脑版 | 移动版